旋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旋塞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水皮IPO越简单越好定价不需要证监会操心

发布时间:2020-10-17 00:36:16 阅读: 来源:旋塞阀厂家

水皮:IPO越简单越好 定价不需要证监会操心

对症下药。  这是解决问题的前提,不搞清楚得什么病,不管出什么药方都是蒙古大夫看病,搞不好不但治不了病,还会把人给治瘫了。  IPO就是如此。  IPO显然有问题,否则不用新股发行改革征求意见了,但是新股发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恐怕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样的话,就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结果不可避免陷入技术繁琐主义,这个规定、那个规定搞了一大推,但是关键问题却没有解决。  IPO的问题是什么?  是“三高”,是发行价格过高,是发行市盈率过高,是募集资金超募太高,核心是第一高,影响是第二高,本质是第三高。  第三高把中国股市的矛盾推向激化,即一方面整体直接融资不够,但是另一方面又在个股上面融资过度,资本市场不但没有发挥资源配置优化的作用,反而成为浪费有限宝贵民间资本的市场,资源被劣化或者贫化分配。  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有没有错呢?  方向肯定是不错的!  那么为什么前前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任上推进的市场化改革会遭到这么大的市场质疑,以至于今天还要作调整呢?前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任上也召开过新股发行改革的座谈会,此前公布的征求意见稿应该就是郭前主席推进的成果,为什么也没有下文不了了之了呢?  问题在于不配套。  新股发行到目前为止,前端实行的依然是审核制,公司能不能上市由发审委说了算,其实源头就是一种行政垄断。这种垄断又决定了上市公司的资格变成一种稀缺资源,一旦获得上市资格,那么就会成为一种供不应求的融资标的;在这种情况下,后端环节,也就是发行环节贸然放开,价格完全由承销商和上市公司自行决定,融资最大化是必然的结果,于是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海普瑞这样只要融5亿-6亿资金却实际超募56亿的闹剧,这是典型的“伪市场化”。海普瑞对社会资源如此低效率的占有,客观上剥夺了其他公司融资的机会和资金,超募的50亿资金,至少可以满足20家以上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  解决这种不配套,办法有两个。一种选择了完全放开,从头到尾市场化,由审核制改为登记制,取消证监会发审委,公司上市由交易所审查决定;一种办法就是在目前行政审批的框架下,尽可能约束规范上市公司在发行环节中的行为,优化分配融资额度,消灭“三高”,正本清源。在水皮看来,第一种不可行,第二种可行。  此前证监会征求意见时水皮就提过类似的建议,请证监会承担起融资总量控制的责任,一是针对整个A股要有一个总量控制的概念。根据A股的市值、流动性、交易量,或者其他指标测算年度融资总额,类似央行的社会融资总额之类的口径,做到心中有数,调控有度,必要时可以向社会公开,稳定市场预期;二是针对个股也要有一个融资总量控制的概念。既然发审委审的就是投融资项目的必要性、可行性、合理性,本身企业投融资就是一个量化的过程,那么审定多少就应该融资多少,否则,这种审核岂非游戏,或者说多余?要么取消审核,要么按审核通过的融资数量融资,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选择,肖钢主席应该不难明白。  IPO定价需要证监会操心吗?  不需要!  但是证监会要树规矩,令行禁止,既然审了融资额,那么就要按此执行,不能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以发行环节的所谓市场化之矛去攻审批环节的行政垄断之盾,上市公司发行价定多高都可以,但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融资在审批的融资额度之内,二是发行的股份不能低于25%的公众股底线。如此执行,不可能出现“三高”现象,至少新股上市后市场开盘价多高更不是你证监会该操心的事了,否则,累死了也不讨好。

IPO改革《征求意见稿》有必要推倒重来

在9月6日证监会例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针对市场近期关注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的出台问题,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新股发行制度还在研究完善之中。而在此之前,市场上有消息称,今年6月7日证监会公布的该意见的《征求意见稿》,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后之所以迟迟没有发布正式稿,是因为《征求意见稿》遭到更高层面的否定,被认为“未做根本性变革”。

IPO改革《征求意见稿》是否真的遭到更高层面的否定,这一消息并没有得到证监会的确认。虽然9月10日晚上交所做出“重要澄清”,但澄清的也只是“近期本所未接受过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对IPO重启方案所做的采访”,并未就《征求意见稿》是否遭否给出明确答复。不过,IPO改革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时间截止于今年6月21日,如今两个半月的时间过去了,IPO改革的正式稿却迟迟不能出台,这种情况是不曾有过的。此举不仅表明市场对《征求意见稿》的分歧很大,而且很大可能就连监管部门同样对此存在很大分歧。正如有关投行人士所言,“《意见稿》也没有达到证监会主席肖钢的期望”,而且一部《征求意见稿》“仅是小修小补,未有根本性的变革”这也是铁的事实。所以,就个人意见来说,笔者倒是希望《征求意见稿》真的遭到否定,将《征求意见稿》推倒重来很有必要。

就IPO改革《征求意见稿》来说,确实“未有根本性的变革”。比如,最根本的上市公司股权结构设置不合理问题,《征求意见稿》明显在回避。实际上,正是由于股权结构设置不合理,导致了上市公司首发流通股占比的偏低,如股本规模在4亿股以下的公司,首发流通股规模基本定格在25%附近,公司股本规模超过四亿股的,首发流通股规模甚至只有10%左右,中石油A首发流通股的规模甚至只有2%左右。这种不合理的股权结构带来的后果就是发行价的高估,二级市场股价的高企,大小非套现压力重重。

又如IPO“三高”发行问题,IPO改革《征求意见稿》不仅没有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法,相反还将原有的抑制“三高”发行的有效措施给取消了。如根据证监会2012年4月28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根据询价结果确定的发行价格市盈率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25%的,将会遭遇系列的监管措施。《征求意见稿》却取消了25%的红线规定,使IPO“三高”发行有了进一步向上拓展的空间。

不仅如此,IPO改革《征求意见稿》还在继续损害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向机构投资者尤其是公募基金与社保基金进行公开的利益输送。如《征求意见稿》调整网下配售比例,规定公司股本4亿元以下的,网下配售比例不低于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的60%;公司股本超过4亿元的,网下配售比例不低于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的70%。同时规定,网下配售的新股中至少40%应优先向公募证券投资基金和由社保基金投资管理人管理的社会保障基金配售。如此一来,通过网上配售向公众投资者尤其是广大中小投资者配售的新股份额就进一步减少了。

至于欺诈上市公司直接退市问题,以及对投资者利益的赔偿问题,《征求意见稿》丝毫都没有触及。因此,就IPO改革而言,《征求意见稿》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如果不能将《征求意见稿》推倒重来,或进行大的修改,那么这次IPO改革的重启实际上是对IPO改革进程的一次耽误。

如何对IPO制度做出修改?至少有几个方面是需要纳入到IPO改革进程中的。首先是引入优先股制度解决目前上市公司股权结构不合理的问题。比如,对于新上市公司,属于国家控股的,实际控制人的持股比例不得超过51%,超过部分的持股一律转为优先股。而非国家控股公司,实际控制人持股不超过30%。同时规定,国家控股公司,首发流通A股比例不少于25%;非国家控股公司,首发流通A股比例不低于50%。

其次是取消网下配售,将全部首发股份进行网上市值配售。如此一来,原网下询价环节中发行人、保荐机构与询价机构之间的种种猫腻也就不复存在了。同时,为体现对广大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保护,市值配售应向中小投资者倾斜。

此外,新股发行价格的确定可与投资回报率结合起来,规定按发行价计算的新股上市后前三年的投资回报率不低于同期银行存款利率。比如目前一年期银行存款利率为3.25%,如果某发行人预计年度收益每股0.50元,现金分红比例为40%,即每股现金分红0.20元,那么该发行人的IPO价格将不得超过6.15元。如果年终未达到预计目标,除追究相关责任人相应责任外,还应补偿公众投资者相应股份,单独向公众股东送股。如此一来,IPO自然就与“三高”发行说再见了。(南方都市报)

暂停十个月的IPO看清了多少问题  不经意间,沪深股市IPO已暂停十个月了。近来,市场上出现了一些批评之声,说沪深股市行政干预太多,用行政手段对IPO关关停停不可取,同时对去年底至今年上半年开展的对拟上市公司专项财务检查也颇有微词,认为这也不是市场化的做法,公司优劣理应由市场去挑选,呼吁管理部门放权不恋权。  去年10月管理层暂停IPO,直接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出现了万福生科这样在上市之前严重造假的公司,同时还出现了一批上市当年业绩巨幅下滑甚至亏损的公司,对投资人打击巨大,市场反应极其强烈。这促使管理层最终下定决心清理在排队过会的公司。另一个原因是大盘重心不断下移,交投清淡,大批资本抽离,呼吁给予市场休养生息时间的救市之声不绝于耳。  对于要不要救市,在股市低迷之时要不要施以援手,在我国向来存在着激烈争论。一种意见认为,在市场出现危机或在行情十分低迷的情况下理该果断出台救市措施。另一种意见认为,股市无需救,也救不了,且成熟股市是没有救市一说的。对这两种意见,美国次贷引发了全球危机后,美国政府和美联储推出量化宽松政策的做法给出了回答,证明了后一种意见并不符合事实。股市和经济连为一体,救市就是救经济,救经济也是救市。前证监会主席周正庆回忆说,他在访美时曾当面问过格林斯潘如何调控金融。格林斯潘回答,他随时都在监控股市行情,如果行情过热,反映出经济过热,那么就会考虑提高利率;如果股市过冷或低迷,就会考虑降低利率。格老这番话,意味着即使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危机,也要时时注意股市变化,依据股市的过冷过热随时出台相应的调控政策。至少借鉴美国的经验,在股市低迷时,采取一些必要的稳定市场的措施并无不可,而在经济和股市面临严重危机时重拳出击,高调救市也属必然。  那么财务专项检查要不要呢?当社会上一种问题带有普遍性、爆发性,成为社会突出问题时,实行专项行动就十分必要。股市自然也不例外,现在市场上对什么是行政干预,什么是市场化争论不休。十八大报告指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必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现在我们更强调简政放权,但这并不意味着放松政府这只手。市场化是把市场可以解决的问题交给市场去处理,以最大限度发挥市场资源配置的基础作用。但市场之外的政府发展调控经济手段,还有计划管理、法律法规、财政税收、行政执法等多种。所以,实行财务检查并非行政干预,而是行使政府管理部门的职责。显然,当上市公司、中介机构造假行为集中爆发,情形恶劣,有可能摧毁投资人的信心时,对拟上市公司来一次财务专项检查就非常必要。  只是,在强调暂停IPO的合理性和实行财务检查的必要性的时候,笔者以为,我们也应留心其可能的负面作用。比如,若IPO暂停的时间过长,会影响市场的融资功能。沪深股市长年低迷,与我国经济增长中长期将呈下降趋势有关,与一些大盘权重股处于产能过剩行业而盈利下滑有关,更与市场流动性和外围环境有关,单靠暂停IPO,并不就能让股市脱离低迷。在暂停IPO十个月后,沪综指仍在2100点上下徘徊。所以,笔者认为,暂停IPO这样的举措,今后应慎用、少用、短用。  再比如,对财务专项检查取得的经验应内化为制度的改革和完善,内化为对发行人和中介机构素质的治理,以此全方位提高发行人、中介机构的诚信意识、社会责任感和职业道德操守。假如不从这些方面下工夫,则极有可能检查一过,一切又都故态复萌。  还有,财务检查使我们更加看清了一个问题:财务指标乃上市标准的核心指标,从几个月内居然逼退了近300家公司的记录可知,这次抓财务检查抓到了牛鼻子。这为那些主张降低甚至不设上市财务指标、也不用审查的人,提供了一个反证。公司上市非但要设财务指标,而且标准还应就高不就低。  还有报道说,IPO迟迟不能恢复,是因为发行新办法在征求意见时收到了许多重大建议,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如何采纳这些意见,包括市值配售、储架发行等。如果报道属实,那说明管理层和市场之间对一些问题没有达成共识。今后应有意识地引导讨论发行中的一些问题。如今后审核以信息披露为核心,那什么样的信息披露才算完全充分?如何探索多样化的发行方式,可不可以取消询价定价,交由全体投资者直接申购定价?如何弱化发行人的上市冲动和多融资欲望?怎样化解新股总会在二级市场爆炒的所谓炒新情结?等等。(上海证券报)

alevel辅导班

ib辅导

alevel考试

ib班